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原创 全球畅销在世当代艺术家市场报告

时间:2019-11-8 14:20:34  来源:艺术市场通讯

  我们以艺术家的成交作品数量为基础,观察2018年至今在世艺术家里成交量最大的十位当代艺术家,从创作者到作品,从渠道到营销,从价格到买家,我们为您呈现畅销背后的秘密。

  ——《艺术市场通讯》编辑部

  草间弥生的创作类型丰富多元。她跨越多种风格,包括女权主义、极简主义、超现实主义、波普艺术、抽象表现主义等。创作类型涉及绘画、雕塑、行为艺术、装置艺术。1990年代之后,草间更是加入了商业艺术的领域,与时装设计界合作,推出了带有浓厚圆点草间风格的服饰,并开始生出多样的艺术商品。

  艺术史中占据重要地位。她曾是纽约前卫艺术的先锋人物,影响力堪与波普艺术领袖安迪·沃霍尔匹敌。她还是日本当代艺术的领军人物,女性艺术家的杰出代表。

  在世当代艺术家中的销量冠军。90岁高龄的草间弥生仍在孜孜不倦的创作中。作品的流通数量惊人,2018年至今共计1222件作品成交,且呈现出上升的趋向。

  谢帕德·费瑞的作品紧跟时事与潮流。其创作对象涉及政治人物、明星、艺术家、主持人等。费瑞2008年的作品《希望》使其名声大噪,该作是他为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所绘制的竞选海报,成为奥巴马竞选中最为重要的一件宣传工具。而今这件作品已经成为了一个时代的象征。

  产量高单价低,其版画对欧洲市场吸引力巨大。费瑞在2018年的拍卖成交量达到巅峰,然而90%的拍品均为不超过1000美元的版画。他的作品在法国市场销售最好,在艾德、塔桑、Aguttes和Leclere等拍卖行的带动下,掀起了街头艺术销售的小高潮。

  村上隆的作品结合了日本当代流行文化,尤其受到年轻人的追捧。他凭借“幼稚力宣言”走红,将扁平化的人物、植物、花朵植入到以日本为中心的潮流文化语境里。卡通漫画色彩浓重的形象,影射的是日本当代文化内涵。

  他的每一件作品几乎都能成为时尚的畅销品。装饰有他设计图案的LV手袋受到全世界女性的追捧,每只售价高达5000美元。Mr. DOB的形象也曾被印在T恤衫和气球上大量发售。

  版画作品更为畅销。从成交价位来看,村上隆位于1千至5万美元的作品成交最多,它们大都为版画。

  班克西是英国涂鸦风潮的中坚人物。他的创作始终关注贫穷、环境、战乱等公众问题,以表达对商业、政治、战争和权威体制的批判。而涂鸦这种反叛的形式本身就是在对经典艺术的对抗和讽刺。

  他是营销鬼才,擅于营造各种话题事件。如在威尼斯双年展上摆地摊,在拍卖场上自毁作品,把政界要员画成黑猩猩……每一个事件都足以让他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他是如此活跃于媒体头条,但至今他的真实身份仍是一个谜。

  行走在当代艺术和时尚设计之间的现象级当代艺术家。KAWS的作品充满话题性,以叛逆的情感来表达对我们所处时代的迷恋。其标志性的“XX”眼融合当下流行的卡通人物元素,如辛普森、海绵宝宝、史努比等,通过幽默的呈现方式,投射出当代年轻人的态度与个性,因而受到全球潮流人士的宠爱。

  KAWS绝对是联名营销的成功案例。他曾和Dior、Moschino、Vans、Nike合作推出联名商品,与优衣库更是高达六次合作。从奢侈品牌到平价快销,同一个IP居然做到了通吃。

  从街头艺术、商业广告走向主流艺术。如今的KAWS已是各大美术馆的常座客。英国约克郡雕塑公园美术馆、西班牙马拉加当代美术馆、堪萨斯纳尔门当代美术馆,以及中国余德耀美术馆等机构均为其举办过展览,吸引了大量年轻人前来参观,甚至改变了美术馆少有人问津的情况。目前,KAWS在拍卖市场的单件作品最高成交价已超过1亿港元,为2019年香港春拍以1.116亿港元成交的《THE KAWS ALBUM》。

  当今国际画坛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大师之一。他创作出很多看似平静的自然主义绘画,其中包括著名的“泳池”系列作品。他的画写实中略带变形,既有精细的照相写实,又有夸张的拼合,人与存在,人与社会细微奥妙的变化深藏其中。他的作品横跨了各种媒材,从绘画到风格独特的照片拼贴作品,从录像装置到歌剧舞台设计均有涉猎。

  霍克尼是一个高产的画家,但他黄金时代的具象作品数量却十分有限,大多已经进入美术馆收藏。作品稀缺度决定了它们在卖方市场上人人觊觎的现状。

  市场价格两极分化显著。由于2016年以前,霍克尼的绘画作品释出较少,据统计,拍卖市场中84%的交易拍品为蚀刻版画,因此成交价集中在1000至5000美元;而百万美元以上的作品数量不到全部成交拍品的1%。

  他的“小女孩”是日本当代文化的又一标志符号。他的市场成功,一是赶上潮流文化的热潮,二是作品背后有深层内容的积淀。其输出的是二战后日本独特的卡漫文化,用绘画的手法揭露时代的创伤。天真无邪的小孩配上愤世嫉俗的表情或格格不入的物件来反映心灵,宗教和哲学等重要议题。

  他是日本单件作品最贵艺术家。2019香港秋拍奈良美智不仅连续刷新个人拍卖纪录,更凭借《背后藏刀》以1.96亿港币成交刷新日本最贵作品纪录。

  纸上作品、版画以及小雕塑成交量大。这一现象在潮流艺术中表现尤为显著。他们的创作不拘泥于任何材料载体,玩具、设计衍生品是他们最为擅长的。

  达明·赫斯特是国际公认的英国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也是最具争议的当代艺术家之一。他尤其善于摆布死亡、生命、资本等概念,他的那条浸泡在甲醛溶液里的鲨鱼是当代艺术领域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近年市场严重缩水,但成交量仍然排在众多艺术家的之前。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赫斯特的年度成交额大幅下跌,并再也没有达到过之前的巅峰状态。

  当代艺坛的“变色龙”。他似乎与任何一种艺术流派都保持着一定距离。他着迷于摄影和绘画之间的对话,这两种媒介都声称自己能反映现实,但最终都只能展现某一个对象部分的、不完整的模样。他通常从报纸上的照片取材,故意描绘出模糊的图像,并在创作过程中加入偶然性的效果,以探讨具象与抽象、绘画与新媒介、艺术性与社会性的关系。

  里希特的藏家分布十分广泛。比如台湾国巨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著名华人藏家陈泰铭就收藏了多幅里希特的作品;俄罗斯的亿万富翁藏家翁罗曼·阿布拉莫维奇也是里希特的拥趸者,他曾经在2008年5月以1520万美元买下了里希特的一幅大型橡胶滚轴抽象画。

  艺术市场中最安全的蓝筹股之一。他是德国身价最高的画家,曾蝉联在世最贵艺术家。在里希特所有破纪录的作品中,晚期抽象作品最受藏家青睐,题材不像早期探讨死亡和政治主题的作品那么令人不安。

  亚历克斯·卡茨是现今个人风格辨识度最高的艺术家之一。他从时尚摄影和电影特写镜头中借鉴视觉语言,放大一切模糊的细节,在每一幅作品中都留下别致的笔触。他作品总是有令人愉悦的清丽,像杂志中的广告一般,却似乎又暗藏着些许不安。

  亚历克斯·卡茨在欧美十分活跃。作品已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伦敦泰特美术馆、巴黎的国立艺术博物馆和柏林国家美术馆等机构收藏。

  他是不错的艺术家投资人选之一。拥有顶尖博物馆收藏背书,作品价格也处于较为合理的区间。1000至5000美元价位的作品成交最多,而10万至50万美元则是其主要成交额所占比重。

  大卫·霍克尼成为畅销在世当代艺术家中成交额涨幅最大的一位。他在2018年达到近十年的成交巅峰,是前九年平均成交额的十倍有余。

  十位艺术家中,仅有两位的成交量有小幅下降,其余均有不同程度上涨。有下降迹象的两位艺术家分别是格哈德·里希特与亚历克斯·卡茨。然而,亚历克斯·卡茨在成交额上却呈现稳步上涨趋势,这意味着卡茨的单件作品价格比过去更高,是当下十位艺术家里最适合投资的艺术家之一。

  街头艺术家市场增长最为显著。榜单中谢帕德·费瑞、班克西与KAWS三位街头艺术家在2016年之后成交额、成交量均呈现飞速上涨趋势。暗示街头艺术已成为当今艺术品市场最具活力的板块之一。

  此外,高龄艺术家在作品成交量上也表现强劲。榜单中超过80岁高龄的艺术家共有4位,分别是草间弥生、大卫·霍克尼、格哈德·里希特与亚历克斯·卡茨。

  十位艺术家最畅销的作品均是价格相对亲民的版画。人均成交量可达2235件,占全部作品类型成交总量的61%;其次是绘画作品,人均成交量为649件,只占到18%。

  其中,村上隆与KAWS的雕塑作品超过了绘画作品的成交数量。作为潮流艺术家的代表,绘画并不是他们主要且唯一的创作方式。

  绘画作品仍是成交额贡献最多的艺术品类。为成交总额贡献了84%。传统意义上,藏家和收藏机构对于架上绘画的接受度仍要高于其他类型,由于数量少导致供不应求下的高价。

  十位艺术家分别来自日本、美国、英国,以及德国。其中,日本、美国、英国均有3人上榜,德国仅1位,未有中国艺术家入榜。榜单中的艺术家均来自西方发达国家,这些地区的商业敏锐度与消费情况为其营造了良好的市场环境。

  美国:代表艺术家分别为谢帕德·费瑞、KAWS、亚历克斯·卡茨。作为潮流文化的发源地,以及波普艺术的中心,美国无疑是潮流艺术家的圣地,如果将榜单人数再扩大,将会有更多美国艺术家上榜。亚历克斯·卡茨就是美国波普艺术的代表,而另两位艺术家谢帕德·费瑞与KAWS则是街头艺术的代表。从上世纪70年代起,美国黑人街区便盛行街头文化,暗含该群体对现有社会体制的愤怒与抗争。出于认知共识,美国不仅输出的潮流艺术家更多,消费潮流艺术作品的受众群体也很庞大。

  英国:代表艺术家分别为大卫·霍克尼、达明·赫斯特、班克西。这三位艺术家风格鲜明,差异巨大,却分别代表了英国波普艺术发展的老、中、青三代。波普艺术20世纪50年代初期便在英国流行,而大卫·霍克尼便是当时的代表人物之一;接棒的达明·赫斯特则将波普艺术中商业与艺术结合的概念再次升华,深入探讨金钱的本质;而班克西带着年轻人特有的叛逆,挑衅既有的社会规则,以更前卫的态度来看待商业与金钱。

  日本:代表艺术家分别为草间弥生、村上隆、奈良美智。其中,草间弥生与村上隆分别占据榜单的第一与第三。这暗示着日本潮流艺术的压倒性优势。在全球潮流文化中,日本始终是一个无法被忽视的地域,这里诞生了诸多影响世界的设计师与艺术家。而日本特有的卡漫文化也在潮流艺术中的一枝独秀。上榜的三位日本艺术家无一不透露出卡漫化的倾向。随着年轻藏家的越来越多,“可爱的”卡漫风格似乎要比“老旧的”波普风格更受欢迎。

  社交媒体强大的传播力从某种程度上造就了他们作品畅销的现状。

  在这个10人名单中,有4人的Instagram粉丝数超过了100万,其中最受欧美网民追捧的班克西粉丝数达到了669万。他们中除了60后的村上隆以外,其余都是70后的年轻艺术家,可他们却成功占据了畅销榜的2-5名。

  ▲2019年5月22日,从未向世人露面的街头艺术家班克西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条视频,主角是一位身分不明的男子,他因为想要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卖画而被赶出了圣马可广场。视频下方配文:“我在威尼斯双年展上支起了自己的小摊子。虽然这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广的艺术盛事,但出于某些原因,我从来没被邀请。”这条推送在Instagram上的点赞达到410万次。

  与明星在网络平台上的互动对流量和销量的增长都功不可没。

  他们时常在社交媒体账号上晒出自己与偶像明星、演员、歌手、模特、社会名流等的合影;也常常与这些KOL互粉和互动,例如Kaws与说唱歌手2 Chainz、真人秀明星Kylie Jenner ,村上隆与少女歌手Billie Eilish、中国台湾女明星欧阳娜娜等都互为粉丝。

  ▲年仅17岁的美国女歌手Billie Eilish在自己的Instagram上晒出与村上隆的合影,她在近期风靡欧美的歌曲《bad guy》中也穿了带有村上隆标志性“太阳花”图案的服饰。

  他们中有些人洞悉当代消费市场的规则,有意通过社交媒体进行营销。

  时常有人用“闹剧”、“炒作”这类词来形容某些当代艺术家在社交媒体上的另类举动。且不论这些评论是符合他们的真实目的,不过从效果上看,潮流艺术家们的确通过玩转当代消费市场的规则增加了自己的曝光率,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某些举动,与“营销号”的行为模式有些类似。

  ▲Shepard Fairey在他的社交媒体账号ObeyGiant上发布广告:只要关注他的账号,给这条推送点赞并留言,就有机会获得图片中的丝网印刷作品。这与许多商业机构矜矜业业扩大流量的做法大相径庭。

  有些人认为他们通过社交媒体颠覆了艺术圈的话语权体系。

  艺术经纪人伊曼纽尔·贝浩登(Emmanuel Perrotin)形容Kaws:“他将颠覆我们过去艺术世界的习惯。”这些持开放态度的观点倾向于相信,未来普通大众的力量将有望打破艺术话语权掌握在少数精英手中的传统;但是也有人并不认可Kaws作品的艺术价值。

  ▲ Kaws仅仅在社交媒体发了一句“今天是个好天气”,并配上这张照片,就收获了4.6万个赞。“就当我是精英论者好了,”艺术顾问和出版人乔什·贝尔(Josh Baer)说,“我相信他是个好人,也是个厉害的商人。但是我不认为艺术史会这样写:马蒂斯、 波洛克、琼斯、巴斯圭亚,然后是KAWS。如果你认为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 和卡戴珊家(The Kardashians)是重要文化人物,那你很有可能觉得KAWS是位重要的艺术家。”

  1、销售渠道多、覆盖面积广、线上渠道占比大:由于市场流通的体量巨大,因此代理和合作机构相对排他性会较小;多数艺术家同时拥有多家合作画廊,并分布于全球多个发达地区。

  此外,线上平台销售渠道成为其销量的主力。传统销售买家接触艺术作品的机会有限,而线上销售渠道覆盖面更广。随着artnet、artsy等线上交易平台的普及,越来越多的藏家愿意在线上挑选购买心仪的艺术作品,这将意味着这一批畅销艺术家的受众会越来越广。

  他们的作品观念更为鲜明、视觉冲击感强,粉丝基数大,因此与其他传统艺术家相比,他们的作品更适合线上平台的销售。以草间弥生为例,其在artsy平台上的销售作品数量便达955件。

  2.品牌合作频繁、营销手段创新:十位艺术家几乎全部与品牌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即便是连非潮流艺术家的格哈德·里希特都被纳入路易威登基金会的展览名单;另一位老牌艺术家大卫·霍克尼的绘画风格则被男装设计品牌DEPOT3作为设计灵感,虽没有直接的合作,但间接看到了商业融合;而其余8位艺术家均与各类品牌有直接的跨界合作。可见畅销艺术家与品牌的联姻,能相互导流实现共赢。

  其中,草间弥生、村上隆、KAWS与品牌的联系尤为紧密。他们的品牌合作跨及从潮牌Vans、川久保玲、Visvim,到奢侈品大牌LV系列、DIOR系列,以及Vougue定制版,甚至大众向的优衣库都是他们的涉猎范围;不仅如此,像谢帕德·费瑞、村上隆、KAWS更是创办了属于自己的潮流品牌。

  他们的畅销也源于他们的推广与营销的多元。除了与品牌合作,他们已不拘泥于传统的画廊推广模式。他们不仅利用社交媒体培养自己的粉丝群体,还善于创造话题性事件。他们不仅是传统的艺术家,更像是艺术界的明星和网红。

  3. 目标受众广、购买门槛低、创造新的藏家门槛标准:考虑到藏家或收藏机构对艺术家职业生涯的影响,在传统的一级艺术品市场中,画廊通常会对买家进行甄选,在作品有限的情况下,更倾向于将作品售给博物馆和大藏家;而这个现象在这些畅销艺术家身上表现得不那么显著。虽然他们通常也很愿意被具备影响力的买家收藏,但基于突破的理念和惊人的产量,一般普通买家往往也可以轻松买到他们的作品。

  近期,班克西在社交网站的个人页面上宣布:“我开了一家店,叫做Gross Domestic Product,贩卖艺术、家居用品,以及失望。”这意味着不用通过画廊,人人都可以直接网购到班克西的作品。而更绝妙的是,班克西再次改变了游戏规则,重新制定藏家的入选门槛:其网店的商品不仅施行限购,一人一件,购买前还得回答班克西设定的问题“为何艺术重要?”,答案还不可超过50字。该答案将交由独立评审审核,必须切题又有原创性。只有通过审核者才有购买资格,且购买作品不可转卖图利,一但被发现,将有权拒绝出售。因此,虽然藏家的购买门槛变低,但也并非绝对的无门槛。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艺术市场通讯》,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转载合作请联系编辑(微信:ccy-1300)



【声明】本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不良信息,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