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页 共1775

明清代紫檀黄花梨玫瑰椅收藏解析

时间:2019-11-7 文章来源:百度经验


  明式家具与清式家具的区分主要根据作品的风格、形式和水平。一般以清代乾隆为界。明代和盛清以前大致皆可纳入为明式。清式则指乾隆以后直到清末民初。明式与清式相比,水平更高。明式家具之造型完美、格调典雅、装饰得体、工艺技术精良,是历史上其他时代无法比拟的。

  玫瑰椅实际上是南官帽椅的一种。它的椅背低于其他种类的椅子,较扶手略高,造型小巧美观,多以黄花梨木制成,令人赏心悦目。虽然它产生于宋代,但明代时才成为时髦的椅子样式,而且不像其他椅子一样“正襟危坐”,它不是被放在桌案两旁,对面而设,而是可以不用桌案,并列而居,或者不规则地斜放着,总之,摆放方法灵活多样。另外,它的名称南北各有差异,北方叫“玫瑰椅”,而南方称“文椅”。

  玫瑰椅在宋代名画中曾有所见,明代更为常见,是一和造型别致的椅子。它的椅背通常低于其他各式椅子,和扶手的高度相差无几。背靠窗台平设数椅,不致高出窗台;配合桌案陈设时,不高出桌沿。正是由于这种与众不同的特点,使并不十分实用的玫瑰椅颇为流行。玫瑰椅多用花梨木或鸡翅木制作,一般不用紫檀木。利用花梨木独具的色彩、纹理和椅子本身别致的造型巧妙结合,更令人赏心悦目。“玫瑰”二字,一般指很美的玉石。单就“瑰”字讲,一曰“美石”,另一曰“奇伟”,即珍贵的意思。《后汉书·班固传·西都赋》载:“因瑰材而究奇,抗应龙之虹梁”,以“瑰”谓奇异之物。从风格、特点和造型来看,玫瑰椅的确独具匠心。这种椅子的四腿及靠背扶手全部采用圆形直材,确实较具他椅式新颖、别致,达到了珍奇、美丽的效果。用“玫现”二字称呼椅子,确是对这种家具的高度赞美。

  玫瑰椅分为7个种类,分别是:独板围子玫瑰椅、直棂圈子玫瑰椅、冰绽纹围子玫瑰椅、券口靠背玫瑰椅、雕花靠背玫瑰椅、攒靠背玫瑰椅、通体透雕靠背玫瑰椅。

  玫瑰椅是明代扶手椅中常见的形式,其特点是靠背、扶手和椅面垂直相交,尺寸不大,用材较细,故予人一种轻便灵巧的感觉。追溯起源,是吸取了宋代流行的一种扶手与靠背平齐的扶手椅并加以改进而成的。扶手与靠背平齐的椅子在宋画中一再出现,只需把两侧的扶手降低一些,其大貌就很像明代广泛流行的玫瑰椅。为了轻便适用,小型的椅子不需要有脚枨,而扶手的下降,更是合理的改进,免得把坐者的两肘架得过高以致感到不舒适。之所以称之为“玫瑰椅”,一说是那个时期文人士大夫遵从“玉文化”,故取“玫瑰”二字 ,两字均为斜玉体(不是“王”字旁,是“斜玉”旁)。另一说法是在南方,称这种椅子为“美鬼椅”,因为坐上去很舒适。南方人称“鬼”有时是昵称,如称小孩子为“小鬼”。但是北方人不知道这种称呼,所以传到后来便成为“玫瑰椅”了。

  明黄花梨透雕玫瑰椅,出自中国明朝时期。该椅靠背板通体透雕六螭捧寿纹。扶手下为浮雕螭龙的牙子,横枨下安螭纹卡子花。其虽装饰较繁,但从该玫瑰椅的整体造型纹饰布置上看,仍张驰有度,有简有繁,恰到好处地将雕刻艺术融入玫瑰椅舒展有序的造型线条中。该黄花梨透雕玫瑰椅虽为具有优美花纹的黄花梨所制,但在后背板和扶手上遍布了透雕装饰。

  明黄花梨透雕玫瑰椅,座面61×40厘米,通高87厘米。该椅靠背板通体透雕六螭捧寿纹。扶手下为浮雕螭龙的牙子,横枨下安螭纹卡子花。座面下采用门牙子,且三面券口牙子均有雕饰。虽装饰较繁,但从该玫瑰椅的整体造型纹饰布置上看,仍张驰有度,有简有繁,恰到好处地将雕刻艺术融入玫瑰椅舒展有序的造型线条中。其后背雕刻纹饰虽满而不密,且所用纹饰螭纹为中国古代传统图案,古朴雅拙,与简洁、质朴的造型合二为一,体现了中国古代文人的怀古幽情。玫瑰椅属于扶手椅的一种。其尺寸稍小,方形椅面,有靠背,方形低扶手。该种椅子后背、扶手与椅面垂直,北方叫玫瑰椅,南方叫文椅。“文椅”之称,据说是因文人喜爱使用而得名。而“玫瑰”之称,尚不得其解,大概是因其具有女性气质的缘故。玫瑰椅的优点在于轻巧灵便,背矮不遮挡视线,置诸室内,处处相宜。缺点在搭脑正当人背,适宜坐以写作,不宜倚靠休息。该黄花梨透雕玫瑰椅虽为具有优美花纹的黄花梨所制,但在后背板和扶手上遍布了透雕装饰。典型的明式家具一般是简单而朴素的,但明式家具的纹饰仍可机械地划为三种:繁、点缀、光素。其图中玫瑰椅的纹饰应为繁一类。明早期提倡节俭与廉政,到万历年间,明朝日趋衰败,加之1567年中国重开海禁,大量硬木家具材料的出现,给明末追求奢华打下了一定基础。玫瑰椅造型特征是尺寸较别种椅子稍小,方形低靠背和方形低扶手,且与椅面垂直,方形的边框通常加上雕刻纹饰的卷口牙子,基本样式仿效小竹椅。该件明黄花梨透雕玫瑰椅正是该时期社会风气的体现。

  紫檀嵌瘿木玫瑰椅成对 年代:清 描述:这对玫瑰椅为五屏式围椅,卷书式搭脑,紫檀边框镶瘿木心,浮雕花鸟图案。面下束腰,下有托腮,牙条正中垂回纹洼堂肚。腿间安四面平管脚枨,回纹马蹄。玫瑰椅的椅背比一般椅子的低,靠窗台陈设时不会高出窗沿,造型别致轻巧,南方人又称“文椅”,可能因较受文人欢迎,这种椅适宜坐以写作,不宜靠坐休息。“玫瑰”二字,一般指很美的玉石。单就“瑰”字来说,它一是指“美石”,二是指珍奇之物。从风格、特点和造型来看,玫瑰椅的确独具匠心。这种椅子的四腿及靠背扶手全部采用圆形直材,较其它椅式新颖、别致,达到了珍奇、美丽的效果,用“玫瑰”为名来称呼椅子,应当是对这种家具的高度赞美。

  清代中期,由于紫檀木的紧缺,皇家还不时从私商手中高价收gou紫檀木。清宫造办处活计档中差不多每年都有收gou紫檀木的记载。这时期,逐渐形成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即不论哪一级官吏,只要见到紫檀木,决不放过,悉如数买下,上交皇家或各地织造机gou。清中期以后,各地si商tun积的木料也全部被收买净尽,这些木料中,为装饰圆明园和宫内太上皇宫殿,用去一大批;同治、光绪大婚和慈禧六十大寿过后已所剩无几;至袁士凯时,遂将仅存的紫檀木全数用光。

  总而言之,属于紫檀属的木材种类繁多,但在植物学界中公认的紫檀却只有一种,“檀香紫檀”。俗称“小叶檀”。真正的产地为印度南部,主要在迈索尔邦,其余各类檀木则被归纳在草花梨木类中。

  (注1)檀香紫檀 散孔材。生长轮不明显。心材新切面桔红色,久则转为深紫或黑紫,常带浅色和紫黑条纹;划痕明显;木屑水浸出液紫红色,有荧光。管孔在肉眼下几不得见;弦向直径平均92肛m;数少至略少,3~14个/mm2。轴向薄壁组织在放大镜下明显,主为同心层式或略带波浪形的细线(宽1~2细胞),稀环管束状。木纤维壁厚,充满红色树胶和紫檀素。木射线在放大镜下可见;波痕不明显;射线组织同形单列。香气无或很微弱;结构甚细至细;纹理交错,有的局部卷曲(有人藉此称为牛毛纹紫檀);气干密度1.05~1.26 g/cm3。

  明紫檀夔龙纹玫瑰椅椅靠背和扶手皆打槽装板,中心开光,成四面卷口牙,上雕双龙纹、回纹。藤心座面。座面下、腿间之步步高枨下均安罗锅枨。 据登记档案记载,此椅为道德堂之物。道德堂位于西六宫之翊坤宫西配殿,为清代嫔妃居所。

  明代(公元1368——1644),紫檀为皇家所重视。海上交通的发展和郑和七次下西洋,沟通了与南洋各国的贸易和文化交流。各国在与中国定期和不定期的贸易交往中,也时常有一定数量的名贵木材,其中包括紫檀木。但是这对中国宠大的统治集团来说,远远满足不了需要,于是明朝政府又派官赴南洋采办。随后,私商贩运也应运而生。到明朝末年,南洋各地的优质木材也基本采伐殆尽。尤其是紫檀木,几乎全被捆载而去。截止到明末清初,率当时世界所产紫檀木绝大多数尽汇集于中国。清代所用紫檀木全部为明代所采,有史料记载,清代也曾派人到南洋采过紫檀木,但大多粗不盈握,曲节不直。根本无法使用。这是因为紫檀木生长缓慢,非数百年不能成材,明代采伐殆尽,清时尚未复生,来源沽竭,这也是紫檀木为世人所珍视的一个重要原因。

  欧美等西方人士较中国更重视紫檀木,因为他们从未见过紫檀大料,认为只可作小巧器物。据传拿破仑墓前有五寸长的紫檀木棺椁模型,参观者无不惊慕,以为稀有。直到明末清初,西方传教士来到中国,见到许多紫檀大器,才知道紫檀精英尽在中国。于是多方收买,运送回国。现在欧美流传的紫檀器物,基本上都是从中国运去的。由于运输困难,他们一般不收买整件器物,仅收买柜门、箱面等有花纹者。运回之后装安木框用以陈饰。

  这把17世纪(清代)的黄花梨透雕玫瑰椅,高100.7,宽60.3,深45.9厘米。搭脑和扶手皆为圆角。整体雕饰繁缛,其中靠背板通体透雕六螭捧寿纹。左右扶手下的横枨下有团螭纹卡子花3只。左右扶手下的横枨下有团螭纹卡子花各两只。共用了卡子花7只,软席座面,座面下安卷口牙子上浮雕卷草纹和双螭龙纹。管腿枨步步高赶枨。整体造型给人以雍容大度、四平八稳的美感。

  黄花梨产在海南岛,这是中国的领土,明朝的政府官员去那里采伐,可以节省大量的开支,去印度是跨国的,得从云南、广西过,必须坐船绕过马六甲海峡,路途遥远,交通极不方便,所以明代家具以黄花梨家具为主。  乾隆年间黄花梨已近绝迹,这时候就开始使用紫檀家具。清宫里使用的紫檀木都是明代采的,康熙登基以后也派官员去印度采过紫檀木,官员到了印度后发现,好采的紫檀木已经都没了,悬崖峭壁上的又够不着,所以把紫檀树苗像柴禾一样用绳子捆起来,运回宫里。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采过紫檀木。清宫的紫檀木康熙没舍得用,雍正也用得不多,乾隆用的比较多,几乎把皇宫里的家具给配齐了,慈禧太后六十大寿用了一批,同治大婚用了一批,几乎没有多少了,袁世凯时期就真的没有了。

  
明清代紫檀黄花梨玫瑰椅收藏解析-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